狗标本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匿名用户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039705/answer/39517255 来源:知乎

狗标本 作者:常新港 【把哭泣当成美了】 脆弱的女老师柳湘潭又哭了。她还是当着我们全班同学的面毫不掩饰地流泪。她一哭,就泣不成声,让那些看不得眼泪的女同学们陪着红了眼睛。相当一部分男生就开始扮演大侠:“柳老师,别哭了,下一次,我们表现得好点。”“柳老师,你想大声哭,就放开嗓子哭吧!” 我对柳湘潭老师总是当着我们大家的面哭哭啼啼无动于衷。我左看右看,想看看有谁还能被老师的哭感动。柳老师第一次站在讲台上哭时,我眼圈也湿了,也被她的泪感动得够呛,三次之后,我对她的哭泣就腻烦了。 这一次,让柳老师伤心的原因很简单,我们班在初一年级的篮球比赛中得了最后一名。柳老师也知道我们班在这个项目上很弱,就像是中国的足球。柳老师提出了最低的要求,在十六个班里,我们后边有一个或是两个垫底的就行。一路厮杀下来,我们还是垫底的。 柳老师还在哽咽,但她没忘记表达:“你们,要给老师争气……我并不想哭,可我抑制不住……我……” 在比赛场上,我就奇怪,对方的队员身高比我们班的队员高出许多,人家像是长颈鹿在场上奔,我们班的球员像是一只只没长角的羊在场上逃。女同学们都回教室了,她们觉得丢人。女生沙子在男生比篮球时,显得比任何人都卖力,她用零钱给参赛的男生买来了可乐。大家心里都清楚,沙子是在赎罪,因为,引得柳老师上一次哭泣,原因就在沙子。她代表我们班参加全校声乐比赛,没发挥好,被挤出前三名了,而柳老师对沙子是充满了希望的。 我说,这有什么好哭的?我是在心里说这句话的,但是它却从我的口中冲出来了。 我的声音挺大,让所有的人都听见了。大家都看我,不理解地瞪着我。沙子站起身冲着我就嚷嚷开了:“你有没有同情心?你有没有集体荣誉感?柳老师都哭了!” 我说:“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 沙子不依不饶的:“什么是有用的?你说,你说!” 我说:“你们怎么啦?打篮球,队员要求有身高的,那是自然条件。唱歌那是要有好嗓子的,那也是自然条件。我们有吗?说啊!我们有吗?没有!哭有什么用?我说错了?” 好像有一身正气的沙子立马傻了。 大家还都看着我,好像没听够我的发言。 我接着说:“大家都知道白使劲,可偏偏愿意白使劲。白使劲又得不到,为什么要哭啊?”柳老师听见我的话,当时就把眼睛上的泪抹了。 第二天,我获得了一个外号,东北鳄。东北哪里会有鳄啊!我问,谁能说清东北会长出鳄来,谁叫我,我就答应。沙子接过话头说,你这只东北鳄是从蝙蝠变化而来。我还是不明白,就想再问个清楚:“我这只东北鳄为什么是从蝙蝠变来的?” 沙子说:“因为它不会哭。” 看看吧,他们是联合起来对付我的。我反感柳老师的脆弱,反感同学们的人云亦云,他们就背后设计好一个外号奖赏给我。 我在教室里大叫起来:“我真不喜欢这个外号。” 沙子笑起来:“晚了。东北鳄就是你,你就是东北鳄,这改变不了了!” 我哀求道:“给我换一个好听些的外号吧!” 没想到,沙子回头对大家喊道:“一、二、三……” 于是,教室里就回荡着我的外号了:“东北鳄!”这呼号成了一股大浪,直逼到我的脚前,并很快把我淹没了。我看见在涌动的河流里,我成了一条没有鳞的鱼,在逆水挣扎。我在浑浊的水里,哭了。但是,在水里,没人能看见无鳞的鱼是如何哭泣的。 我从水中露出头来。柳老师站在岸边,指着我说:“你很讨厌。”我又一次被水淹没了。我想逆水游到我想去的岸边,并抓住一把青草。我用尽了力气,沉到水底了。 在家里,爸爸发现我脸色难看,问我,你在学校出了什么事? 我说,我得了一个外号,叫东北鳄。 爸爸自言自语地说,东北鳄?然后,我看见爸爸的脸色变了:“这么难听的外号你也敢接着?” 我伤心地说:“我们不想要艾滋病,不想要‘非典’,但是,它们还是来了,我有什么办法?” 跟爸爸生完气,我想起了一个弄不明白的事,同学们为什么会欣赏柳老师的眼泪? 【家访】 柳老师带着几个同学趁我不在家的时候家访来了。照柳老师的话说,她是在我爸爸再三请求下来的。 爸爸要求的这次家访是想弄清那个难听的“东北鳄”外号是怎么落到他儿子头上的。 柳老师对我爸爸说,你儿子的外号不会凭空掉到你儿子头上。 爸爸最后说,我儿子到底做错了什么? 柳老师看了看跟她一起来的沙子等同学,问道,你们能解释这个问题吗? 沙子说,这个外号就像是一顶垃圾帽子,别人都躲得远远的。而他看见了,却扑上去,把它抓到手里,戴到自己的头上。 爸爸回忆家访的一些细节时说,当女生沙子说这些话时,柳老师点着头说:“沙子的比喻很生动,也很准确。” 我听完爸爸沮丧的叙述之后,知道柳老师留给我爸爸的答案是,你儿子获得“东北鳄”这个外号是罪有应得。 【感觉是灰色的】 我喜欢学校,因为我在那里可以看见很多的人。 但是,学校不喜欢我,那么多那么多的人看不见我。 所以,我的感觉是灰色的。 【世上有一间储藏室】 我知道那是一条著名的快乐街。在这条街上,每一平方米都会站着两个人。网吧、冷饮厅、特色小吃店坐满了人。我侧着身子在人缝中穿行。不开心的孩子都会揣着平时攒下的零钱到这里来寻觅快乐。因为天气太热,冷饮厅里的人爆满,坐在椅子上的客人没走,就有人站在旁边焦急地等待着了。 我也热,也想喝一杯冰镇的可乐,我只是在门口朝里边伸了一下头,就离开了。我仍在人缝中穿行着。 我是在鳞次栉比的店铺中突然间看见它的。我的脚像是金属做成的,那个小小门面的店铺就是磁铁了,我是滑过去的。 它有一个很怪的名字,叫“真的你”。我站在门口时,竟然发现里面坐着一个看不出年龄的男人,是店主。没有一个顾客。 我问:“没有顾客?” 那男人笑笑,说:“有啊!” 我环顾一下屋内,有些疑惑。 店主说:“别找了,顾客就是你。” 我问了一个早就想问的问题:“这个店铺是干什么的?” 店主说:“门口的店名写得很清楚了。” “就是那个‘真的你’?” “对啊,‘真的你’!” 我还是不明白这个店铺是干什么的,但是,我对另一个问题发生了浓厚的兴趣。我问店主:“这里为什么这么冷清?别的店都那么热闹?” 店主说了一句话,让我愣住了:“大多数人都不敢在我这个店里消费。” “你的店宰人?” “不,只收取很低的费用。” “你的店到底是做什么的?” “检验你是否真的是你自己。” 我说:“我好像明白了。你的店是专门对别人进行测谎服务的?” 店主说:“比你说的先进,不仅能测出是否说了谎话,我们这个店,还有更广泛的用途。准确无误地说,我这里是诊所,心理诊所,不是店。当然,你叫它店,也行。” 我说:“那我就不明白了,有那么多的用途,为什么没人来消费?” 店主说:“因为人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另一面……” 我在学校经过的那些事,不知道该怎么叙说,但是,我十分想说出来。“我只想知道我错在哪里了?” 店主说:“你心里有了不愉快?比方说,你有了一个让你感到委屈的外号了?” 我对店主的判断力吃了一惊。我说:“我可以坐下吗?”我心里想,我在这个周末要把自己的口袋里的零钱消费掉。店主说:“孩子,我看出来了,你是一个想跟我聊天儿的人。” 我点点头。 店主说:“现在,我想领你参观一下我的储藏室。这个储藏室,我不会随意让人参观的,你是个例外。” 店主把店门关上了,在门外挂上了一个暂停营业的牌子,然后对我说:“走吧,孩子,看看我的储藏室。” 我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对里面的钱没有信心:“我没有多少钱。” 店主出人意料地说:“不收费。半年了,你是我的第一个顾客。第一个!” 于是,我跟着店主走到了一间黑糊糊的地下室。地下室没有灯,靠着店主手里的手电照着黑暗中的物体。我提心吊胆地在店主身后问道:“这里有什么?我闻到了一股怪味。” 店主手里的电筒射出的光,照在了一只动物身上。我把脸凑上去,才看清是一条狗的标本。在黑暗中,我问了店主好些问题:“它会跳舞?”店主说:“不会。”我问:“它会唱歌?”店主说:“不会。”我问:“它有特异功能?”店主反问我:?你为什么要问这些问题?” 我说:“它什么特点都没有,你为什么要把它制成标本放在储藏室里?” 店主说:“因为它会叫。” 我说:“什么狗都会叫的。会叫不是狗的优点。” 店主说:“我没看错,你是我喜欢的那种孩子。”这时候,我发现,在店主的这个储藏室里,只有这条狗的标本。 店主说:“我是在八年前开的这家心理诊所,那时,门庭若市,来我这里的病人很多。我的名声来自我对病人内心疾病诊断的准确。所有来到这里的人,都不想把自己真实的东西一下子告诉我。时间长了,连这条狗都能看出病人的真实内心……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这是真的。我的这条狗在发现病人撒谎时,它会在桌下叫一声,提醒我注意……” 我伸出手,去摸了一下狗的头。当然,它现在只是一个没有生命的标本了。店主继续他的叙述:“那个冬天,这座城市出了一件让市民感到羞耻的事,一座在秋天才竣工的建筑倒塌了。不久,我的诊所来了一个中年男人,他说,他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感到不安。但是,他对我的提问却闪烁其词。就在这个病人坐在诊室的一个小时里,我的狗叫了十二声。那就是说,我面前的病人一直在说违心的话。” 这时候,店主为了节省电池,把手电筒?闭了。我和店主就站在黑暗中。但是,我分明看见狗的标本在发出亮光。那是它的眼睛。“我告诉那个中年男人,你一直都在撒谎!那个男人呆住了,有些慌乱地问我:‘你为什么要这样说?’我说:‘我的狗都听出你在说谎!’当时,那个男人丢下了诊断费,匆匆忙忙离开了诊所。” 我问:“后来呢?” 店主说:“这个男人就是那座建筑物的建造者,他偷工减料,利欲熏心……” 我又问:“后来呢? 店主说:“后来,我外出回来时,在自己的诊所里看见了狗的尸体。” “它怎么死的?” “它是中毒死的。” “那个……中年男人毒死狗?” “他害怕世界上还有能看出他内心的动物。” “再后来呢?” 店主说:“那个男人从这座城市里消失了。” 我从这个叫“真的你”心理诊所离开时,店主说:“别伤心,孩子。” 【我依旧不感动】 柳老师又当众哭了,又有许多女生和男生陪着柳老师流泪。这一次,柳老师伤心的原因是,我们班送出了十名同学的十篇作文参加全省中学生作文比赛,没有一篇进入决赛。为这次作文比赛,柳老师耗费了心血。参赛的同学中,沙子的作文还被当众朗读过,谁都能听出来,沙子的作文是柳老师精心润色过的,因为字里行间流露着柳老师气息。 沙子声情并茂地朗读完了,柳老师还问大家:“沙子的这篇参赛作文怎么样?” 记得当时,我脱口而出:“太假了。” 柳老师和沙子最先变了脸色。 十篇作文在比赛中第一轮就惨遭淘汰,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柳老师失望地流泪,也在情理之中。 我还是没感动。 沙子怒不可遏地瞪着我。 我又大声地问道:“你们为什么跟着老师一起哭呢?” 沙子说:“老师在哭呢!” 我说:“我不想哭。” 沙子说:“你是一个讨厌的人。” 我瞪着她,用眼睛问她,这一切都是因为什么? 沙子说:“你跟我们大家不一样。” 【礼物】 我想跟大家一样,但是,我做起来很难。 有一天,在我心情非常不好的时候,在我想跟着柳老师伪装成伤心的样子哭泣时,我意外收到了一个礼物。那个礼物被人送到了家里。爸爸说:“好大的一个礼品盒子,写着你的名字,我和你妈妈也不敢擅自打开,一直等着你回来。”谁会给我送礼物?我就像是走在雾里,脚都有些发飘,心在哆嗦。 我打开了那个大盒子。是那条狗的标本。爸爸和妈妈看见狗的标本,身体都闪到一边去了。他们活这么大,也没见过这种礼物。 我知道是“真的你”心理诊所的主人送给我的。 爸爸和妈妈在我身后追问我:“这是什么?谁送的……这个东西?” 我说:“这是最好的礼物了。” 我飞奔到快乐街去了,但是,我没见到“真的你”心理诊所。在那条街上,我不知道跑了几个来回,问了多少人,都说,根本没有“真的你”心理诊所。 我又疯了一样跑回家。一看,狗的标本还在,它还在用那种真实的眼光看着我,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这不是梦幻。 我确信,那个叫“真的你”心理诊所在这个世界上是存在的。它专门治疗那些想放弃有了真实想法的孩子的。 我过去的生活,是我一直喜欢的生活。我为什么要伪装成伤心的样子,跟柳老师们一起随波逐流呢?晚上,我抱着狗标本睡了一个好觉。第二天早晨,我庆幸在我要改变自己的时候,狗标本走进了我的生活。 【柳老师的笑话不好笑】 那天,柳老师在课堂上说了一个笑话。她说话一向很急,所以在说笑话时,没说完,她自己就先笑了。她一笑,眼泪也会从眼睛里流出来。大家看见她笑出了泪,就跟着她笑。我觉得柳老师那个笑话已经不可笑了,因为我在两个月前,就从一本刊物上看见过这个笑话。所以,它一点都不可笑。 柳老师笑完了,就把目光落在我的脸上:“你不觉得很好笑吗?” 我说:“不可笑。” 柳老师说:“那么,大家为什么笑呢?” 我说:“柳老师笑了,大家就笑了。柳老师希望大家笑,所以,大家才笑的。” 听完我的话,柳老师的面部表情非常不好看了。 好在,我不在乎别人的表情。 【流行阅读《狗标本》】 我在网上化名写了《狗标本》,没夸张,就是把自己的真实经历记录下来。没想到在那个周末,快乐街被在校的学生挤满了。 他们都在寻找“真的你”心理诊所,并到处打听,谁见过狗的标本?谁知道《狗标本》的作者?很多学生都说,作者写的就是这里啊? 我坐在马路边上,看见这么多人在寻找我寻找的东西,心里就感动起来。 我并不孤独。 在著名的快乐街上,学生寻找“真的你”心理诊所的疯狂持续了一个月之久。我在每个周末,都坐在快乐街的路边,看着这些如痴如醉的学生们。 一天,快乐街的灯都亮了,学生们才又失望地离开了那条街。但是,好多学生都说,他们明天还来找。 我也准备站起身,在心里庆贺自己度过了一个充实的周末。我要回家跟我的狗标本团聚。我又想念它了。这时候,我看见沙子从快乐街那头疲惫地朝我走来,她肯定也加入到寻找“狗标本”的人群中了。她用一种复杂的眼光看着我:“你知道这一切。” 我说:“我真的高兴看见你也在找它。” 沙子很聪明地审视着我的眼睛,反问我:“找什么?” 我说:“你心里知道。”
]]>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