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转折中的邓小平 ——从“开会治国”到“依法治国”

< ![CDATA[ 289E5E013A8A2D1C873D5E4E1EB33923 邓小平1978年在全国政协第五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发表讲话。 今年是邓小平诞辰110周年,央视正在热播《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展现邓小平在1976~1984年间所做的一系列重大改革举措。 作为第二代领导集体的核心,邓小平在这个重大历史转折时期,也促成了历史的重大转向,让这个拥有近10亿人口的国家得以从“文革”造成的满目疮痍中回归正常。 知名法学家李步云以1978为分割点,将中国分为两段:建国到1978年为“社会主义的人治”时期;1978年后“开始了依法治国的历史性进程”。 而让我国摆脱通过开会、决议方式进行的“人治”,逐步走上“依法治国”正轨的,正是“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 继续阅读“法制转折中的邓小平 ——从“开会治国”到“依法治国””

贺卫方:复转军人进法院(转)

< ![CDATA[

说明:听说这一篇文章已经很长时间了,不知道什么原因,种种原因最近成了贺卫方教授的粉丝,顺便的一个学物理学教育的、计算机的程序员最近开始对法律产生了兴趣。所以,之后会多转载一些有关司法的文章或论点。
两年前,我应邀给某省法官培训班讲课,内容是中国与西方司法制度和司法观念的零星比较。讲课过程中,我表达了对我们国家在选任法官方面一种惯例的不理解:为什么长期以来总是理所当然地把每年从军队复员转业的许多人员安置到法院中?为什么不要求医院安置他们?
问题提得似乎有些突兀,也许听课的法官们压根儿就没有把它当成问题,也许在他们看来拿法院跟医院相类比本身便很不伦:这怎么能比呢!医生是人命关天的职业,没有受过专门的训练就给人把脉看病开处方,岂不是江湖骗子?更不消说拿着手术刀的外科医生,什么都不懂,乱割一气,真正是拿人命当儿戏!——我从听众的表情读出了这样的质疑。 继续阅读“贺卫方:复转军人进法院(转)”

国无常强,无常弱。奉法者强,则国强;奉法者弱,则国弱。

人民日报:依法治网要警惕“歪嘴和尚” “两高”的司法解释,既是“授权”,也是“限权”,目的是告别依靠个人意志、行政命令的管控,将“依法治网”进一步纳入“依法治国”的框架 发帖少年先抓后放,公安局长竟是有案在身——几天来,甘肃“张家川事件”正在出现戏剧性续集。尽管当地政府表示公安局长的被停职与“少年发帖案”并无关联,然而,这前后几天的抓抓放放,无疑在消解政府公信力,而公安局长被举报、停职,也验证了一个说法,“打铁先要自身硬”。一个自身都犯法的执法者,很难让人相信,不会在其他事件上继续冒犯法律的尊严。 在许多人看来,“张家川事件”之所以成为舆论焦点,除了对被拘未成年人的同情,更多地还与“两高”刚刚出台的打击网络不法行为的司法解释有关。作为这一解释施行后新近发生的一起相关案件,其处理结果如何,社会关注度较高。遗憾的是,张家川遭遇的这“第一只螃蟹”,把少数执法人员自己的嘴扎出了血。 被拘留少年杨某事后表示,今后在网络发言“要经过大脑思考,不能太情绪化”,这让人欣慰。毕竟,没有犯罪不等于没有违法,没有违法也不等于没有错误。这也是孩子应该记取的教训。而对于当地执法者来说,在汹汹抓人、匆匆放人之后,又有哪些教训值得记取? 民间有个说法,“经是好经,可惜让歪嘴和尚给念歪了。”“两高”司法解释明确了网络诽谤、寻衅滋事等不法行为的适用条件,对一些法律模糊地带做了清晰界定,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它既是“授权”,也是“限权”,目的是告别依靠个人意志、行政命令的管控,将“依法治网”进一步纳入“依法治国”的框架。但少数地方的少数执法者未能准确把握这一解释的精神实质,滥用法律赋予的权力,甚至将其作为拒绝舆论监督的手段。这样的做法无疑是十分错误的。 没有政府的法治化,不可能有国家和社会的法治化。古人说得好,“奉法者强则国强,奉法者弱则国弱。”对于执法者而言,要求别人守法,自己先要守法;要求别人做到的,自己先要做到。试想一下,如果执法者心无敬畏、目无法律,人们的法治信仰如何建立?如果执法者刻意曲解法律、甚至以法律名义践踏法律,执法者的权威公信又从何谈起?这也是为什么几名上海法官集体嫖娼事件会让全社会如此震惊痛斥,更是为什么党的十八大强调“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为什么习近平总书记告诫“执法者必须忠实于法律”。 在不少公共事件中,我们看到一些地方先是自信满满,后是灰头土脸;先是无所忌惮,后是紧急灭火,对党和政府的公信力造成伤害。究其原因,不外乎在“土皇帝思维”的左右下,要么无视法律、要么曲解法律。在这个意义上,依法行政是执法者自身守法、公正审慎的必然要求,这是提升执政能力的重要一步,也才是真正对党和政府的公信力负责。 《 人民日报 》( 2013年09月25日 05 版)]]>